财报“埋雷”,优信难捱:二手车“终局”已至?

来源:虎嗅APP 时间:2019-12-06 11:11:07
字体:【
打印 复制链接

  原标题:二手“炮灰”

  作者 | 黄青春

  12月2日,优信二手车首席战略官(CSO)井文兵辞职。这是今年优信继CMO、COO之后第三位CXO级别高管离任。

  10月30日,36氪曾撰文“58收购优信告吹,优信高管离职、部门裁撤”的消息,引发外界关注。虽然这一消息后被优信起诉为不实消息,但优信连续遭遇资金紧张、股价暴跌、高层震荡、人员收缩、业务变卖却是不争之实。

  2019,优信难捱。

  财报“埋雷”

  11月27日,优信发布2019年Q3财报,公司总营收4.61亿元,毛利润2.54亿元,总运营费用5.09亿元,净亏损2.67亿元。与此同时,优信在财报中预计,第四季度持续经营产生的调整后亏损将在1.5亿元至1.7亿元。

  由此推算,优信2019年全年亏损将超过11亿元。(2019年前9个月优信净亏损10.13亿元)

  若将时间线往前拉长一些,形势更不乐观:2016~2018年优信营销费用分别占当年营业总收入的96.12%、112.80%、81.04%,营销费用几乎与亏损额持平,三年累积亏损56.79亿元。

  优信Q3财报显示,截止2019年9月30日公司总资产69.63亿元,其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6.27亿元,持有待出售流动资产40.71亿元(Assets held for sale, current),这对优信而言显然就是库存的二手车,而二手车的存货风险无疑会成为优信最大的“隐雷”。

  为什么这么说?

  暂且不论这部分流动资产丢失、贬值、损坏风险如何评估,首先,如何存放都是个大难题,显然不可能集中存放,但分散全国各地又难以审计;其次,二手车的天然属性决定优信无法对二手车形成类似链家对二手房源的“垄断”;最后,二手车这种重资产模式完全不具备互联网边际成本低,迅速扩张复制的特质,一开始就不该按照互联网公司估值方式看待优信。

  事实上,优信2.56美元的股价(美东时间12月2日收盘)与IPO时9美元相比缩水近72%,已经使优信丧失成本最低的二级市场融资方式,只能通过人员优化和业务变卖维持运转。

  而优信确实通过剥离业务、变卖资产暂时缓解了偿债压力,Q3财报显示,优信流动资产62.44亿元,其中流动负债33.50亿元,其流动性良好,不会出现资金链突然崩断的风险。

  但另一方面,优信账面上6.27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随着Q4交易旺季广告投放及营销费用的增长,亏空几乎是不可避免的结果,而这或将进一步恶化优信所处的困境。

  起了大早,赶个晚集

  2011年,互联网平台在各行各业崛起,加上北京限购利好刺激,戴琨跳出易车创立优信拍,通过竞价拍卖、远程物流等服务为汽车品牌经销商、二手车经营机构等提供二手车拍卖服务。

  优信早期员工陈沛(化名)对虎嗅表示,“那时候跑了两年下来,复盘就发现其实2B业务一直起量慢,覆盖成本都成问题。”

戴琨

戴琨

  2013年,优信拍A轮融资入袋,开始赋能4S店卖车。然而,攀升的驻4S店员工数让人力成本陡升,再加上优信在B2B模式上与车易拍竞争趋于白热化,双方提佣一度降到1%以下,利润一再被摊薄,资金流日渐吃紧。

  2015年伊始,BAT明显加大了对汽车后市场的投入:先是1月份腾讯联手京东投资易车;紧接着3月份,百度领投优信拍;4月份,阿里也大力整合了二手车交易与汽车服务业务。

  二手车行业伴随着互联网玩家陆续进场大步向着电商化迈进。但让优信拍、人人车、易车意外的是,在市场高速扩容、资本铁血猛进时,后来者瓜子开始异军突起。

  2015年9月,杨浩涌杀入二手车行业,率先截断了人人车在58同城和赶集网的流量,给了人人车创始人李健一记重击。

  “瓜子年底还陆续挖走了我们很多前线员工。”一位接近李健的人士曾告诉界面记者,当时李健根本没有意识到应该快速占领市场及用户心智,“他当时想走小米的口碑模式,这也是人人车初期比较重要的一个决策失误。”

  更具戏剧性的是,2016年第三季度,人人车资金链一度陷入绝境。“当时人民币汇率波动大,央行发文后所有人民币出境换汇基本暂停。而人人车是美元架构,那波融的人民币必须出境换成美元才能进来,这就导致了极大的困难,只能干挺着。”李健后来对左林右狸如此复盘,这给瓜子在C to C模式上迅速超越人人车制造了很大的机会。

  接着,瓜子二手车狂撒10亿广告费抢占用户心智,成功以“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为抓手打开市场,鳞次栉比的写字楼电梯间全是孙红雷的魔性广告词。

  “市场向来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大家增长到一定程度,往后的增长都建立在吃掉对手份额基础上,变成一个较劲的过程。”瓜子前市场员工对虎嗅说,“当然,邓德隆的广告词确实给力,分众广告位一铺,就爆了。”

截图/孙红雷代言瓜子广告

截图/孙红雷代言瓜子广告

  虎嗅查阅瓜子二手车在2015年11月25日公布一组数据发现,其2015年9月单月交易额突破4亿元,月活跃用户超4000万,一举切走了二手车C2C模式线上80%的市场份额。

  事实上,多数人只看到瓜子通过洗脑广告迅速占领市场的竞争策略,却忽略了资本运作和人才储备的关键作用。

  杨浩涌2015年创立瓜子不仅把卖赶集的钱全押进来,还攥着58、红杉、经纬等资本投资的2.5亿美金上路。

  相比戴琨、李健这样的创业者,杨真正在生存问题上挣扎过,经历过58和赶集的战役,自然比那两位更娴熟资本运作。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杨浩涌一开始就有意捆绑了红杉、经纬、腾讯等机构,极大缩小了对手在资本市场的选择半径。

  而在人才储备上,瓜子早期的业务骨干多是赶集旧部,杨浩涌为给团队留够期权池还自掏腰包买了一笔股权,然后再从自己股份里拿出一部分用来激励团队。对此,他曾得意地对媒体表示:“我们的期权池应该是行业里规模体量最大的一家公司,超过了其它的两倍,后来第二轮又做了增发。”

  一位投行人士对虎嗅分析,上一轮资本寒冬过后(2012~2013年后)VC手头握着大量资金,急需一个优质标的。因此,当投资人们看见二手车这块巨大蛋糕被推出来,谁都想分一块。

  这也让二手车平台的广告大战陷入彼此资本的盲目对冲:二手车电商平台负责在前方攻城略地, 背后资本则用不断加码的真金白银助其换取攀爬的份额份额。

  二手车平台确实通过对车源的创新整合提升了二手交易的匹配效率,但是,不管哪种模式、哪个平台,都没有回答清楚商业最本质的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信息分享,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上一篇:亚马逊AWS与NFL合作开发运动员AI平台 用于保护球员
下一篇:专访周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