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图假价假房源!蛋壳公寓业务员爆租房平台潜规则

来源:新浪科技综合 时间:2019-03-04 09:26:44
字体:【
打印 复制链接

  远离消费陷阱,提升消费体验,黑猫投诉平台全天候服务,您的每一条投诉,都在改变这个世界。[投诉,就上黑猫]

  来源:南方网

  原标题:假图假价假房源!蛋壳公寓业务员爆租房平台潜规则

  图文 | 南方日报、南方+记者 项仙君 实习生 潘石蓝

  日前,一名蛋壳公寓的业务员小李向记者报料,称蛋壳公寓业务员中普遍存在发布虚假房源问题,“现在正是我们中介业务最旺的时期,但依靠虚假房源来吸引顾客的做法真的太不地道了!”

  “先把客户骗出来再说”

  爆料人小李是广州蛋壳公寓海珠分部的员工。他透露,蛋壳公寓的业务员在58同城、安居客、赶集网、豆瓣、闲鱼等网站与平台均有发布虚假房源,存在低价引流问题。集中体现为,房源虚假、价格虚假、图片虚假。甚至经过安全认证的安选房源也有假的。

  小李告诉记者,他2月15日一天之内接到了十几个客户的电话,全部是找一房一厅的。而蛋壳公寓在广州实际上并没有这种整租房型。这样的房型只存在于北京、上海和深圳地区。“很多客户都是找整租的,但是我们不能说没有,我们这边要求不管是什么客户,只要是找房的都先骗出来。”小李说。

  “约客户看没有的房,浪费客户的时间,我曾经带过一两个徒弟,把客户骗出来,被骂的,甚至差点被打。我很愤怒。”小李说道。“市二宫以北一点房子没有,但网上有多少帖子你看看。有一些房源是经过安全认证的,说百分之百有的,其实也没有。”

  小李表示,除了房源虚假,蛋壳公寓还存在低价引流问题,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假报价。

  有些房子的实际价格比报价贵了一倍还多。

  “我今天才带了一个,广告说是两房1130元。小哥一进门,我一说价格超两千,他脸都绿了。”

  蛋壳公寓的前业务员小陈也表示,“就是先把你吸引过来带你看房。你心动了,这个价格高一点也无所谓。”

  此外,各租房平台上署名蛋壳公寓发布的租房信息,还存在使用假图片的嫌疑。很多房屋的图片与实际房子的内部装潢并不相符。小陈告诉记者,“那个图片是乱传上去的,有那么多房源,你不可能每一个都进去拍照的。反正蛋壳的装修都差不多,用什么图片无所谓。”

  暗访:就是找不到广告上的房

  在接到报料后,记者先后通过安居客和赶集网两个网站对蛋壳公寓租房是否存在以上问题进行了暗访。

  1、一室一厅930元/月?查无此房

  记者首先通过安居客联系到了蛋壳公寓的电话销售部门,要求查看一个名为“省二医院宿舍,地铁站附近捡漏了,强迫症福利,免费保修保洁”的一室一厅的房源。该房的租金为930元每月。在被询问到这处房源是否还未租出可否看房时,电话销售人员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表示房源确实存在,会安排业务员在10到15分钟后打电话联系记者看房。

  随后蛋壳公寓一名叫小王的业务员联系到了记者。在记者询问可否查看位于省二医院的房源时,小王表示没问题。见面后,当记者提出看房,小王反而显得有些犹豫,对记者说,“你看这里面绝对是已经有人住的了,看户型就肯定不是我们的房子。”他开始顾左右而言他,并推销其他房源。

  在记者的一再要求下,小王尝试通过蛋壳公寓App帮助记者寻找这套位于省二医院宿舍的房子,但是并没有找到。随后,小王为记者推荐了赤岗地铁站附近的纵横国际公寓,每月的租金加上服务费大概为2300元每月。比记者在安居客上看到的房源贵出一倍还多。

  2、两天前发布的帖子是“年前价”?

  次日,记者又通过赶集网,联系到了蛋壳公寓的电话销售人员,希望能够看一套位于拜高三木国际社区的房子。

  该房在赶集网上的帖子名为“环市东拜高三木国际社区公寓,蛋壳公寓,精致装修,拎包入住”。房型为1室1卫,租金为1270元每月。

  与安居客相同,记者询问该公寓是否仍旧未出租时,蛋壳公寓的电话销售人员表示房子还在,能够随时看房。但当记者见到业务员小张时,小张则表示网站上的价格是年前价。记者询问“两天前发布的帖子,发年前价做什么?”小张说,“可能是发错了。”

  小张则告诉记者该房子在蛋壳公寓的房源里看不到,可能已经被租出去了。于是为记者推荐了位于淘金地铁站附近的其他两所公寓,单间价格都在两千多。

  假房源有诸多发布渠道

  暗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各租房平台上,蛋壳公寓的假房源帖子主要来自四个方面。

  其中包括公司行为,个人行为,中介行为以及合作网站行为。

  蛋壳公寓业务员小李告诉记者,公司要求每个业务员都将自己的身份证拍照发给区域经理。如果不发就让主管以“令其办理离职”为由来进行施压。区域经理利用业务员的身份在租房网站上注册地域为广州的端口后,再将发给蛋壳公寓位于北京的市场部门。市场部门利用广州业务员的名义来发布虚假房源,低价引流。

  除了公司以外,蛋壳公寓的管理员也会自行发布虚假房源来吸引客户。小张告诉记者,公司对于业务员自行发布虚假广告没有任何惩治措施。“只要能签单,真也好,假也好,上面不管。”小陈也坦言告诉记者,由于业务压力,自己以前也会发布一些虚假广告来吸引客户,“但一般不会报价太低,就是比真实价格低个两三百。”

  小陈说,蛋壳公寓的虚假广告发布也存在中介行为和网站行为。一些中介为了赚取中介费,也会主动发布一些蛋壳公寓的房源。

  “如果今天中介带了一个客户过来,成交了,公司会奖励一部分钱给中介。所以中介也喜欢这么干。虽然蛋壳没有授权,但是只要成交了,中介就有钱拿。一单好像是500元,蛋壳公寓直接把钱打到中介的微信上面。”

  此外,蛋壳公寓的业务员小黄告诉记者,一些租房网站,例如某网站也会以蛋壳公寓的名义来发布虚假房源。小黄称,“公司是跟它是合作的,它给蛋壳公寓发帖子,是按照浏览量和点击率收取费用。网站为了增加点击率,也会故意发布引诱帖。”

  记者随手在安居客上找了一个广州保利金融大都汇蛋壳公寓直租的房子,34平方米只要2610元,而且注明整租。给广告上的电话打过去,服务小姐说这个房子有,说有专人跟我联系,但蛋壳的业务员随后来电称,这个房子没有,又推荐说可以介绍附近骏景花园的房子。他声称,这个信息可能是外包的中介公司发的,所以不一定真实。

  多名蛋壳公寓的业务员透露,在安居客上发布信息需要收取费用,因此安居客上的假帖子以公司行为居多。而业务员们通常会在豆瓣、闲鱼、58同城、转转等免费发布房源的网站上发布诱导帖。

  “都是给考核逼的”

  小陈满怀辛酸地告诉记者,蛋壳的业务员之所以发布这么多虚假房源广告,就是给逼出来的。公司内部的KPI考核的确太严了。如果没有完成任务,即使你再努力,第二天还是得在公司的早会上做俯卧撑,他所在的海珠区的业务员基本都被罚过。此外,在公司每天的早会上,业务员们还需要喊口号,他对公司这种打鸡血似的早会深恶痛绝,觉得像组织。由于是新手,小陈在十天之内只完成了一单,最后实在待不下去,只好离职。

  根据小陈提供的线索,记者日前来到蛋壳公寓位于影城花园的海珠区分部了解情况。当时公司只有两个人在办公室,一个叫许正德的销售经理在被问到每个月应该完成多少任务时,显得有些吞吞吐吐,说“我们都是按照上面交代的任务去完成”。记者问,“一个月做十单八单算完成任务吗?”许正德回答道,“那肯定不行。”

  记者注意到,在公司的墙上的白板上列出了当月的业绩表,其中完成任务最多的有30单,也有只有几单的。此外,公司的墙上还贴着海珠团队管理公约,里面列出的日常指标是“拨打率150%,不达标乐捐50元;回访电话20,不达标乐捐50元;分期反馈表,小组昨日发帖数据,超时未交乐捐50。”另外还有“带看未达标(3个带看或50%带看率),少一个带看5块1个。”

  小李给记者看了他们部门主管发的当天任务:“5个带看,2个签单,今天是周五,大家好好回访一下这几天的客户,洗户,今天来个大爆发!”他感慨:“我在海珠入职200多天,经历多少次预警淘汰!”

  蛋壳业务员小张告诉记者,低价引流已经成了业内的潜规则,大家都这么干。他说现在正是租房的旺季,大家为了抢夺客户,就必须想尽办法吸引客流。吸引来的客户很多,有时候一个业务员接到太多单子忙不过来,就需要其他业务员前来支援,他是负责华景片区的,当天特地赶到淘金这边帮忙。

  他苦笑着对记者说,我们现在每天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步行的步数都超过2万步。一天带看六七个客户是非常正常的事。平均在五六单带看中间就有一单签约。

  小李告诉记者,虚假房源确已成业内公害。某公司属下原有三个中介网站。由于虚假房源太多,已经失去用户信任,所以才又成立了一家新的,但是现在这家新找房网也大部分都是假房源。

  回应

  蛋壳公寓北京总公司相关负责人:

  如果存在,属于个别业务员个人行为

  蛋壳公寓北京总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蛋壳公寓目前在广州地区的总房源只有1万间左右,规模并不大。如果存在业务员以个人的名义在别的平台发布虚假房源信息,确实属于个别行为。公司对此有明确的红黄线制度,一经核实,坚决处罚。公司还成立监察部门,自查自纠,对各项工作进行监督管理,确保规范要求落到实处。公司否认有强制收集业务员个人信息注册端口,在各大网站发布虚假房源的情况。公司可以确保自己官网、App、小程序、官方微信的房源信息真实有效。此外,还有一些外部的正规合作平台。如有任何问题,消费者可拨打客服电话进行咨询。

  26日傍晚,58集团公关副总监刘聪对记者表示,“针对蛋壳公寓多次发布房源虚假信息的行为,58同城、安居客、赶集网已多次向其发过律师函,并已经开始逐步对蛋壳公寓的房源进行清退、删帖处理。近期蛋壳公寓改换其他公司主体发帖的房源,我司会进一步核查,一旦属实,执行删帖、主体清退等处罚机制。”

上一篇:朋友圈晒娃又遭diss “酸甜”都是“别人家的娃”
下一篇:短视频形成文化风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