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合作路径先行:汽车国家队联手引发“哥德巴赫猜想”

来源:广东视窗 时间:2017-12-05 11:28:06
字体:【
打印 复制链接

  总体来看,当前,三大汽车央企比较现实的合作方向有三个。“一是共享零部件资源形成更强议价能力,二是合作分摊共性关键技术的开发风险和成本,三是模块化关键子系统,形成规模优势。”12月3日,一位接近长安汽车(000625,股吧)的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12月的第一天,当汽车“国家队”三位掌门人在武汉公开握手,再一次牵出一场汽车业界兼并重组的 “哥德巴赫猜想”——国资委管辖下仅有的三大汽车系央企,他们的战略合作是否会开启合并重组大幕?

  “现在看来,三方深入的合作,比简单合并重组的效果更好。”12月1日,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理事长付于武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

  12月1日,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一汽”)、东风汽车(600006,股吧)集团 (以下简称“东风汽车”)、重庆长安汽车股份 (以下简称“长安汽车”)三方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签约仪式在武汉举行。

  根据协议,三方将在前瞻共性技术创新、汽车全价值链运营、联合出海“走出去”、新商业模式等四大领域开展全方位合作,共同致力于推动中国汽车市场发展和中国汽车品牌综合实力提升。

  官方消息一传出,东风汽车(600006)、长安汽车(000625)、一汽夏利(000927)、一汽轿车(000800,股吧)(000800)等上市公司股价迅速飙升,其中一汽夏利冲击涨停,上涨幅度一度达9.1%,多家汽车上市公司股价同时被带动。

  但是,所有人都很清楚,上述全价值链的合作必须“由虚向实”。

  “一汽、东风、长安的合作应首先着手在新能源、智能网联技术上,但在这方面,三方并没有核心优势,比如对于新能源汽车至关重要的电池技术,三方并不具备优势。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三方合作并非‘强强’联合,是‘大大’联合。”12月3日,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主任、原北汽集团董事长安庆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次三方合作的本质是打通企业资源,显示了国资委要推动改革的决心。

  “先要心在一起,然后才能事做在一起。在党中央及国资委统一部署下,应该会有不一样的事情发生,而且国际国内的大势如此,不能不为,不得不为,必须做成,这是国家大事。”蔚来新能源产业发展基金合伙人张君毅表示。

  三条合作路径先行?

  回溯到两年前,2015年5月,东风、一汽拉开换防大幕,此后一汽、东风汽车重组消息不断。

  今年2月17日,一汽集团和东风汽车集团在长春签署了战略性框架协议,双方计划共建前瞻共性技术创新中心,合作内容主要集中在车载智能网联、燃料电池、轻量化等领域。

  8月,长安、一汽领导再次互换身份。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徐留平与一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徐平对调单位,徐留平北上担任一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徐平南下担任兵装集团董事长。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徐平率团前往吉林长春,深入一汽调研,与徐留平交流座谈,他认为一汽集团和长安汽车在产品技术研发、采购、制造、物流、管理、新能源、新业务等方面各具优势,双方围绕这些领域加强互动,优势互补,能有效优化资源配置,产生良好协同效应,促进共赢发展。

  9月3日,徐留平履新一汽30天后表示,一汽和长安合作的可能性非常大,并将“手术刀”挥向自主板块,要让红旗成为中国第一豪华汽车品牌。

  三个月后,三方就达成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内容,首先在前瞻共性技术创新领域,三家车企将积极参与智能网联汽车国家创新中心的组建,长安汽车与中国一汽、东风汽车共同创建“前瞻共性技术创新中心”。

  具体内容包括,共同围绕新能源、智能化、网联化、轻量化等领域,对战略性核心技术、平台进行联合投资、开发,并共享技术成果。其次,在汽车全价值链运营领域,三方将重点加强传统整车平台和动力总成等方面的协同,开展生产制造领域的合作以及协同采购,并深化在物流领域的协同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的合作领域,早在工信部组织《产业关键共性技术发展指南(2017年)》上就已经明确,共性关键技术如电驱动系统技术、智能网联汽车技术、动力电池能量存储系统技术、动力电池全自动信息化生产工艺与装备、汽车节能技术。

  12月3日,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公开表示,大集团有必要对共性技术进行联合研发,使投入的资金力度更大,研发的体系更细致,前瞻性更强,这样可以形成为行业的基础性贡献。

  此外,在拓展海外市场方面,三方将积极践行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探索在海外产品、海外终端网络资源、海外商业伙伴、海外制造资源、国际物流等方面的深度合作。三方还将共同探索新商业模式,加强汽车共享、出行服务、汽车产业新生态的前瞻性研究与合作,探讨在金融领域的协同,共同谋划参与智慧城市、智慧交通建设。

  实际上,除了资源会汇聚之外,三家车企在联合出海和智能网联技术方面会有优势。现在中国车企走出去遇冷,一是外国政治环境和汇率变化带来不利影响;二是中国企业互相压价搞恶性竞争;三是自主品牌的质量总体不过硬。

  “在出口方面组建联盟肯定是有好处的,至少三大集团之间不会互相压价恶性竞争,也有助于降低成本。另外,在智能网联汽车发展方面,中国企业自己搞基础设施建设压力太大,国家应该会进行政策支持和资源搭建。”上述行业分析师表示。

  总体来看,当前,三大汽车央企比较现实的合作方向有三个。“一是共享零部件资源形成更强议价能力,二是合作分摊共性关键技术的开发风险和成本,三是模块化关键子系统,形成规模优势。”12月3日,一位接近长安汽车的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难点依然存在

  但是,三大汽车集团的合作不会一帆风顺。

  “三大集团在这些合作领域中互为对手,在市场上亲兄弟明算账,在竞争领域进行合作,障碍非常大。三大集团有着不同的供应商体系、物流体系和销售体系,这些体系还融入了跨国公司的不同经营理念和利益,要在互为竞争对手的情况下,改造、重组这些体系,我不乐观。”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工业发展室主任赵英表示。

  赵英认为,三大集团在轿车合资领域,也有不同的技术标准,这是深化合作中最大的障碍,“不同的技术标准,对供应体系间的合作,也会产生巨大影响。”

  同时,一位汽车行业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国企改革需要深挖问题实质,首要问题是,解决一汽红旗的问题。

  “徐留平去一汽后,重卡和解放、合资品牌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主要挑战会是自主品牌,红旗是最大问题。一汽已经落后这么多年,复兴红旗的口号很诱人,但不现实。”

  他还表示,东风自主虽没有长安发展形势好,但总体比一汽强,目前东风自主轿车和新能源发展在提速,长安在三家之中技术水平算是最好的。不过,三方联手,资金实力会更强。

  去年,东风发布了新能源汽车“583”实施计划,包括5个方面的核心资源掌控计划、8个方面的关键技术开发计划和3个方面的商业模式创新计划,并投入共200亿元的专项资金来保障目标达成。

  至于长安,2017年,长安汽车加强新能源、智能化、汽车共享、出行服务、新汽车产业生态的前瞻性研究。

  10月19日,长安汽车发布“香格里拉计划”,旨在通过“千亿行动”、“万人研发”、“伙伴计划”、“极致体验”四大战略行动,至2020年完成三大新能源专用平台的打造;2025年全面停售传统意义燃油车,实现全部电气化,推出包括纯电动、插电式混合动力、PHEV、48V等带有能量回收和电驱动的混合动力车型。

  此外,长安汽车坚持自主研发,每年将销售收入的5%投入到研发,目前在重庆、北京、河北、合肥、意大利都灵、日本横滨、英国伯明翰、美国底特律和硅谷建立起各有侧重的全球协同研发格局,拥有全球16个基地,35个整车及发动机工厂,10个重点海外市场,预计到2020年,长安汽车将持续推进伊朗、巴基斯坦海外工厂建设,同时进一步完善全球研发体系,构建智能化研发布局。

  就在三方签约当天,长安汽车官方网站刊出:“在走出去和前瞻技术研究方面,长安会最大程度助力与中国一汽、东风汽车合作,并提升中国品牌影响力。”

  “曾几何时,会上握手,会下踢脚,合作要从领导层做起。虽然很难,也要博一搏,开发出好产品是前提。”原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主任王秉刚最后21世纪经济报道告诉记者。

上一篇:被撕下“最赚钱车企”标签 长城汽车全年目标堪忧
下一篇:新势力造车集中量产前夜:谁能占领盈利制高点?